南存辉接受中央媒体和本报联合采访时表示要强化企业家的历史担当

来源:温州日报 阅读量:2826 2016-03-18

昨天,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接受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央媒体和本报联合采访,应本报之约,南存辉进一步分析了市委书记徐立毅在提出“森马之问”时关于如何破解传统产业改造升级难题的论述,并表示进一步强化企业家的历史担当,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努力把温州打造成为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的标杆城市。□廖毅 小媚 本报记者 燕文


“书记之问”抓住转型升级关键


南存辉说,对于传统产业改造升级难题如何破解,市委书记徐立毅给出了答案:积极适应新常态,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实现产品从中低端转向中高端,企业从小而多转向精而强,平台从低小散转向高大聚,方式从单纯制造转向制造服务化,动力从侧重管理控制转向依靠创新驱动。徐书记的要求,非常切合温州实际,抓住了推动温州产业转型升级、经济持续发展的“牛鼻子”。


南存辉认为,正泰这些年,就是紧紧依靠创新驱动,着眼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主动+互联网,逐渐将一个传统制造企业转型为一个智能、绿色、服务型制造的新型企业。借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倒逼温州企业转型升级,迈向中高端,既是市委市政府的政策导向,也是民营企业获得新动能,实现新发展的必由之路。我们企业界要坚决按照徐书记的要求,进一步强化企业家的历史担当,增强责任感、找准坐标系、提振精气神,挖掘创新潜力,激发转型升级动力,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努力把温州打造成为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的标杆城市。


高品质需求得不到满足


南存辉说起了“国人去日本疯抢马桶盖”事件。南存辉一针见血地指出,一方面,企业因为产能过剩而痛苦不堪;另一方面,人们却因自身需求得不到满足而漂洋过海跑到日本去买马桶盖、电饭煲。


“这看似矛盾的情形深深刺激企业家们的神经:我国已经是制造业大国、经济大国,但是我们还做不好一个马桶盖,一个电饭煲。”南存辉坦承:“这也让我们看到,中国的内需不足、产能过剩是结构性的问题,是低端产品的产能过剩,而不是全面性系统性的问题。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新的购买力已经崛起。中国,已经不再满足于过去的低端产品,而逐步追求高品质生活。”


南存辉认为,供给侧改革是对温州乃至中国制造业的精准治疗法。他进一步指出,对于供给侧改革,首先要防止理解上的误区。供给侧改革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增加商品或劳务供给,否则在产能过剩形势下,只会带来进一步的产能过剩。供给侧改革主要依靠企业和市场的作用,有针对性地解决结构性问题:一方面淘汰落后产能,让市场出清;另一方面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新兴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


“目前社会发展的问题不是消费不足、需求不足的问题,而是中国社会基于小康水平之上的高品质需求得不到满足,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到日本去抢购电饭锅、马桶盖。”南存辉解释说,这里面反映的就是产品和需求结构性不足的问题,也是企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不足的问题。可以预见,通过供给侧不断地改革、完善,未来国内也能提供质量好、价格便宜的产品,老百姓也不用万里迢迢远赴国外往回背“洋货”了。


南存辉认为,中国社会正逐步进入到一个由更高附加值、更高创造力来支撑的理性环境。正如习总书记所说:中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基本特征没有变,经济持续增长的良好支撑基础和条件没有变,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的前进态势没有变。“要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质,就是要立足市场需求,积极推进创新发展,绿色发展,转型发展。这正是机遇所在,出路所在,希望所在。”


忍痛革自己的命


出身制造业的正泰,在过去数十年中,努力从传统制造向中高端制造转型,在构建品牌影响力、技术创新驱动和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上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南存辉说,正泰的转型正是主动调整结构的过程。


他特地举了一个例子:“每年春节前后的一个月,因为大家都要回家过年,公司基本处于不生产的状态。以往我们的经验是,年底的时候拼命生产,把库存塞满备用。但去年公司下令不能压库存了,统统清掉,主动去库存,去产能。为什么?我们的正泰昆仑系列新产品要上市发力了。400多名核心研发人员参与新产品研发,累计申请了360余项专利,共进行了7860项可靠性测试,实现了产品技术创新和将来全面智能制造适应性,保证了产品的高可靠性和安全性。”


“这个过程很痛,革自己的命很痛,但是必须要这样做。”南存辉表示,正泰对革新下了很大的决心,“是一次颠覆式、创造需求、引领消费的进化过程。这是我们在实实在在推进供给侧改革的一个例子。”


“去年9月份,我作为浙江省政府代表团成员随访美。我们发现,其实美国的能源成本,资金成本都比我们国内低,同时物流效率相对较高。”南存辉分析,两地差距的背后,是中国制造业成本优势衰退的现实。


“没有效益,民营企业肯定没有积极性,所以我认为降本、降税、降费很重要。”南存辉同时认为,制度的有效供给、服务的有效供给等配套改革措施的推进与落地,势必会为民企打赢这场攻坚战提供强大保障。


让产能供给真正的需求


作为中国制造业的典型代表,南存辉表示,供给侧改革的提出,正契合国内制造业整体陷入低迷的时弊。“需求侧和供给侧不是对立的,它们是统一的整体。从企业角度,假如我们做的产品能满足市场需求,我们开发的产品是基于市场导向的技术创新,立足这么一个关键去产能,去库存,企业及经济发展就会越来越健康。”


南存辉认为,企业不能只是做什么卖什么,做大了以后却疏于创新,或者忙于其他事情偏离主业,“这样一来,供给侧的创新和需求侧的结合可能就会脱节。”他举例,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在本国市场没有那么大时,反而拼命去创新、投入,进而根据市场个性化的需求,通过自身创新能力做出产品来,引领了消费的潮流。


南存辉提醒企业家们:“再也不是躺着就能享受增长的时代了,创新不能等,不要做用那么多资源做无用功,要让产能去供给真正的需求。对企业而言,在供给侧改革中,需要坚持创新驱动,提高要素和资源优化配置,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加快培育新动能,更好发挥供给侧改革这个‘衣领子’、‘牛鼻子’在创造需求、引领消费上的巨大潜能和作用。”